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焦点 » 正文

母亲在隔离病房去世 儿子:开始以为是感冒没重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1-31   来源:[db:来源]   作者:新浪网   浏览次数:10
核心提示:原标题:64岁母亲在隔离病房去世儿子网上发文:开始以为是感冒,没重视1月29日早上,武汉人汪天公的母亲吴某某在医院的隔离病房离世,享年64岁。汪天公曾是武汉的一名帮忙运送物资和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的志愿者。母亲出现疑似新型冠状肺炎的症状:咳嗽

原标题:64岁母亲在隔离病房去世 儿子网上发文:开始以为是感冒,没重视

1月29日早上,武汉人汪天公的母亲吴某某在医院的隔离病房离世,享年64岁。

汪天公曾是武汉的一名帮忙运送物资和接送医务人员上下班的志愿者。母亲出现疑似新型冠状肺炎的症状:咳嗽、腹泻、乏力、呼吸困难等,他就专门带母亲寻医救治,吴某某直至去世也没有被确诊患有新型冠状肺炎。

汪天公现在身体并无不适,他在家自行隔离,并在网上发文,总结母亲在治疗过程中错过的时机以及误区,“希望我母亲付出生命代价的总结能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一位武汉市民向红星新闻如此评价汪天公:“他在疫情刚开始时成为志愿者,后为救母亲尽孝时的努力非常感人。但亲人去世后自行隔离,马上将经验教训告之世人,实际上以这种方式继续做志愿者。”

↑汪天公母亲生前照片ink="">↑汪天公母亲生前照片

以下是汪天公的自述:

生病初期,没有引起重视

平日里,我和妈妈两人住在汉口。大概在1月10号左右,我们就听说武汉有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但后来看到的消息是不会人传人,没有特别防护。

我妈妈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她平时喜欢跳广场舞,因为春节临近,有坐公交车到一个批发市场置办年货。

1月17日,她开始轻微地咳嗽。那时候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和重视程度没有让普通民众引起足够的警觉。老人家认为咳嗽就是普通的感冒,我当时也在上班,她没有重视,也没有跟我说起。后来,她开始出现腹泻和食欲不振的症状,也没有想到去看病。

1月23日,我妈的病情变得严重,我带她去社区指定的收治新型冠状肺炎病人的医院看病,看到医院门诊大厅排队的人黑压压的一片。我听妈妈描述以为只是感冒,所以我就跟我妈妈商量,如果你只是普通的感冒发烧,在这么多人聚集的地方反而容易传染,要不然我们就到社区医院去看一下。

社区医院的医生看我妈妈没有发烧,就开了简单的感冒药和消炎药,吃了一天后病情没有好转。1月25日一早,我妈妈就跟我说身体不行,还得去专业的医院看病。

医生给我妈妈做的胸部CT检查报告单显示“两肺纹理稍多,双肺多发斑片模糊影”,医生说她肺部感染已经很严重了。我问医生,妈妈是否得了新型冠状肺炎,医生说没有试剂来确定她是否感染,无法确诊。

当天,医生给她打了针,还开了止泻的药,妈妈腹泻的症状得到了缓解,胃口也恢复了一点,我们就以为药物起了作用。

其实,现在我觉得很遗憾。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我们普通民众不需要知道病人是否感染上新型冠状病毒,因为我们知道也没有办法及时救治,我们只需要知道病人肺部有没有感染,感染了就应该及时去消炎。

↑医院开的CT检查报告单ink="">↑医院开的CT检查报告单

母亲呼吸困难 隔离病房去世

我和妈妈住在楼梯房的六楼,她生病后,我搬到了另一所房子里隔离。她病情变严重后,爬楼梯都变得十分困难,照顾她是我这个儿子应该做的,具体怎么照顾的我也不愿意多讲。

1月27日晚上,她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当时我非常着急,第一时间把她送到社区指定救治的那家医院的发热门诊,请求医生为妈妈输氧。

医生对我说,“医院没有床位,连留观室的病床都是满的。”

其实我也知道,医疗工作者都已经非常尽心尽力在帮助每一个病人,但在疫情爆发的初期,相关资源确实跟不上。

后来,医生建议,让我把我妈尽快送到能吸氧的地方去。我找到了一个可以输氧的普通发热门诊,那里的医生说我妈不一定能挺过当晚。但是,在我全时、零距离的护理下,我妈平稳地度过了那一晚。

我在志愿者群里发布求助信息,有医院和媒体的朋友也帮我转发,对我进行了帮助,一天时间就帮我联系到了隔离病房。1月28日晚上9点,我妈成功转入了隔离病房。但实际上这种做法也是不可取的,进入隔离病房我无法照顾她了,因为当时我妈的情况是离不开氧气的,而且她已经没有了生活自理能力,无法自己吃饭、上厕所,她离开氧气5分钟,就可能要她的命,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

我妈晚上想上厕所,她就把氧气面罩拿掉,她那时候行动已经很缓慢,回到病床后就已经不行了。1月29日凌晨4点,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一个母亲向儿子求救,是交代后事,是她痛苦的呻吟,是我无法触碰的疼。

医生对妈妈进行了抢救,早上8点10分,抢救无效,我失去了妈妈。直到她去世,医院也没有确诊她是否患上了新型冠状肺炎。

痛失母亲 欲通过网络帮助他人

很多老人生病不愿意告诉子女,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太大意,错过最好治疗时机。

我妈虽然住进了隔离病房但还是不幸去世,我个人除了想表达对于帮助过我的人的感谢之情以外,还是想通过自己的贴身照顾和最后住院的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以下内容都是我母亲生命换来的经验,如果能帮助其他人,我想我母亲的去世会变得有意义。

我认为,这个病分三个阶段。感染初期是最佳治疗时段,也是成功康复的最好时机。最初发病,要去做个肺部CT确认是否发炎,这个阶段有轻微明显症状后不要慌张。

现在虽然没有治疗这个病毒的药物,但是炎症不是不能消。在指定发热收治医院排队等待时间长,但普通医院发热门诊其实也可以打针,人员相对少,能规律每天打针消炎,会对病人的身体产生一定的好处。哪怕是消炎了再发炎,在这个过程中身体和病毒产生抗争可能会净化出抵抗病毒的抗体。这就是为什么年轻人能慢慢好起来的原因,因为新陈代谢快,适应力强。

第二个阶段就是中期,如果肺部感染明显,症状加重,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隔离病房,让专业的医疗团队帮你治疗。但是由于现在医疗资源的缺乏,很多人难以做到,如果无法实现参考第一阶段做法,越早积极治疗康复机会越大。

最后一个阶段最危险,但是并不是没有机会的阶段。如果病人出现自主呼吸困难、肺功能衰竭,对于氧气的需求已经是非常关键,一些死于此疾病的人并不是被病毒毒死,而是病毒让肺功能丧失,氧气无法供给身体各器官和血液,最后死亡。

这个阶段病人无法脱离氧气面罩,吃饭、喝水、上厕所都会成为要他们命的事情。只有自己至亲一刻不离护理,然后辅助针对性的消炎针和白蛋白等抗生素,来维持病人生理体征,病人能等到特效药或者是靠自己的意志和免疫力去改变身体的病状。虽然,我不是倡议大家逞匹夫之勇,莽撞的为了亲人把自己搭进去,而且我不能保证这样做是否能赶上病情恶化的速度,但是这可能是此阶段患者能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当然这个阶段持续时间长,护理人员风险大,且无法多人更换护理,所以实现的机会很小。很幸运,我母亲保佑,目前我依然没有出现感染迹象。如果我在隔离期间发病并且有意外,我只能说,我对于送走我母亲最后一程已经全力以赴,且无怨无悔。

在任何阶段,每个病人和护理人员都要做好防护措施,这是对自己也是对其他人的责任。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陈卿媛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关键词: [db:关键字]
 
[ 新闻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扫扫二维码用手机关注本条新闻报道也可关注本站官方微信账号:"xxxxxxx",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产品

登录 注册

快速发布采购